河南新闻

善待AIIB日本的全“九曲回肠”

中新网5月18日电(记者沈鸿辉、刘秀玲)近日,日本政府关于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IIB)的声明引起了公众关注。

诚然,如果日本真的加入AIIB,这对AIIB的发展和中日关系的改善都是好消息。

然而,短短几天内,日本政府发出的信号出现矛盾,安倍政府的“态度突变”也受到质疑。

日本在AIIB蠕动背后的考虑是什么?本月15日,前来北京参加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峰会论坛的日本自由民主党秘书长二阶俊博对媒体表示,日本应该尽快加入AIIB,“应该做好心理准备,不要落后太多”。

二阶俊博是执政的自由民主党的第二大权力人物。

巧合的是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(Shinzo Abe)在同一天的独家采访中表示:“如果消除对AIIB的疑虑,日本将积极考虑加入AIIB。

“两位高级官员发表了不同的声明,许多中日媒体认为,日本最终将拥抱AIIB。

日本时事通讯社指出,安倍已经调整了对AIIB的谨慎立场。

甚至右翼媒体《产经新闻》的标题也是“安倍首相对AIIB持积极态度”。

然而,就在讨论“大变革”的时候,几名日本政府高级官员第二天出面澄清,强调日本对AIIB的态度没有改变。

16日,日本政府和财政部长中的另一位重要强势人物麻生太郎(Taro Aso)在内阁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“日本(在AIIB问题上的立场)一点都没有改变”,并重申日本在现阶段无意加入。

同日,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强调,日本仍将拭目以待。

事实上,仔细阅读安倍15日的声明会发现,一些媒体报道被过度解读。

安倍的声明实际上含糊不清,留下了足够的回旋余地。他既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加入AIIB。

他强调加入AIIB的前提是“消除AIIB的疑虑”,包括能否建立公平的经营管理机制,借款国的借款能否持续,以及项目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能否分析。

安倍还表示,日本仍在关注AIIB的行动,并将“与美国密切合作”。

[三大原因促进变革]回顾过去几年,日本一直不愿参与中国建立AIIB的倡议。

在安倍政权看来,AIIB将与日本领导的亚洲开发银行(亚行)竞争,挑战日本在区域基础设施融资方面的现有优势。

然而,尽管安倍的立场含糊不清,政府内部发出的信息自相矛盾,但不可否认的是,日本政府对AIIB的态度比过去宽松了一些。

对原因的一种解释是,这可能只是一种战术上的妥协。

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。这位二等中国敏感人士挺身而出,缓和与中国的关系。

另一种解释认为,安倍政府发布的关于加入AIIB的混乱信息是精心设计的“双簧戏”:积极信息由二阶发布,符合党改善对华关系的要求。同时,让麻生等人出面灭火,是关于党对中国的强硬立场,同时也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力量。

此外,安倍政府不能忽视AIIB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。

自成立以来的近一年半时间里,AIIB有77个成员国,超过了日本主导的亚行。只有日本和美国仍在七国集团中。

安倍政府不想错过中国发展的红利。

事实上,日本经济界很高兴看到他们的国家加入AIIB。

根据日本最大的经济组织——经济组织联合会(Federation of Economic Organizations)主席的最初声明,AIIB将在满足亚洲基础设施需求方面发挥有效的金融作用,并要求日本政府采取积极的态度。

(美国因素是关键)日本政府放松立场最重要的外部原因是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。

特朗普政府上台后,美国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了亚太政策,并派代表团出席了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峰会论坛,这也引起了日本舆论的极大关注。

《日本经济新闻》17日发表社论,题为“关注美中趋势,改善中日关系”。

文章称,中美已经开始在许多领域进行合作,特朗普政府的理念和行动与美国历届政府大相径庭。

作为美国的盟友,日本应该充分收集情报,及时调整外交政策。

社论指出,在AIIB问题上,援助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是亚行和AIIB的共同目标。

双方相互克制会给所有国家带来麻烦。

日本富士通经济综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金建民指出,美国最近发布的一些信号已经成为影响日本态度的重要因素。

如果美国的态度改变,“那么日本不能落后,所以日本正在为两者做准备。”

金建民指出,美国退出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TPP)对日本造成了沉重打击。“日本以前没有加入AIIB有很多原因,但通过AIIB一年多的表现,每个人都对AIIB评价很高,日本的犹豫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[最后的加法能有谱吗?另一方面,日本真的会加入AIIB吗?最终答案取决于两个因素,一个是美国,另一个是对中国发展的心态。

美国是日本决定是否加入AIIB的最直接因素。

日中关系研究所所长凌兴光告诉记者,日本长期以来把日美同盟视为外交基础,跟随美国。

只要美国不加入AIIB,习惯于看美国面孔的日本就不太可能单独加入。但只要美国加入,日本肯定会效仿。

其次,日本能否改变对中国发展的扭曲态度是最根本的因素。

在去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,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曾指出:“就中日关系而言,问题的根源在于日本政府对中国的看法。

面对中国的发展,中国是朋友还是敌人,是伙伴还是对手?日本应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,仔细考虑。

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,王毅指出,日本需要首先治愈其“心脏病”,应该看到并接受中国不断发展和振兴的事实。

东京分部前记者刘桦表示,日本最终加入AIIB的可能性不小,但日本存在一些阻力。这主要是由于保守势力在政治上对中国不信任,在经济上对中国持怀疑态度。

“但现在,日本更担心错过亚洲基础设施发展的大蛋糕。

”他说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